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二八九章梁宏达很恼怒
    就在刘浩冰、李昊和谢小娜组织胡家村村民对胡家村村党支部书记、村主任进行选举的时候,田大鹏带着县委常委班子集体来到沟石乡政府,苗玲年带领着沟石乡政府的领导班子集体在乡政府外面隆重的迎接。

    田大鹏等领导下车后,和沟石乡的领导班子进行了握手。

    对于沟石乡的领导班子而言,这次田大鹏带领着县领导班子来沟石乡政府意义重大,说明,沟石乡政府已经被县上领导重视起来,沟石乡再也不会是荒僻之地,再也不会被县上领导所放弃。

    苗玲年显得异常兴奋,将田大鹏等人带到自己的办公室,给各位领导沏上好茶,敬上好烟。

    田大鹏看见苗玲年等人谄媚的神色,有种满足感,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苗玲年有这种能耐呢,如果早发现,苗玲年说不定还真的会成为自己的一条臂膀。

    这时候坐在二把手位置的县长梁宏达道:“苗书记,刘浩冰乡长呢,怎么没有看见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听见梁宏达找刘浩冰,赶紧道:“梁县长,刘浩冰同志现在已经不是乡长,也就不是班子成员,所以就没有来迎接您和各位领导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梁宏达听后怒道:“苗书记,刘浩冰同志是暂停职务,并不是直接撤掉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看见梁宏达要找刘浩冰,赶紧道:“梁县长,刘浩冰同志和他的交通员去旅游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田大鹏接过话语道:“苗书记,你说什么,刘浩冰和他的交通员去旅游了?”

    苗玲年点点头道:“各位领导了解刘浩冰的脾气,他的乡长被县常委会撸了后,今天竟然约了自己的交通员杨学文,两个人都穿着运动衣,背包里背着吃用东西,骑着自行车去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鹏听后猛的一拍桌子,吼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,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,他竟然还和自己的交通员去旅游,我看刘浩冰这个乡长是撸对了,原先说是暂停职务,我看还是直接撤掉的好。

    这个刘浩冰,根本分不清场合,现在你们沟石乡都火烧眉毛了,他还有心思去旅游?”

    梁宏达看见田大鹏发怒,以他对刘浩冰的了解,刘浩冰是一个不喜欢外出旅游的人,肯定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梁宏达道:“田书记,不能听苗书记的一面之词,我们还是等刘浩冰回来问过后才能决定。”

    田大鹏听后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梁宏达接着道:“田书记,你先说说你们沟石乡对席家村小学倒塌的事情准备如何处理,毕竟,这次席家村小学倒塌反映甚大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听后,赶紧将自己让姜振华写的反感拿了过来,递给每个常委一份。

    各个常委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苗玲年在旁边规规矩矩的站着,让秘书冯宁泰给这些常委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梁宏达看后道:“你这个方案有问题,这个方案一定要突出三点问题,一是如何解决这次学校倒塌事件。二是沟石乡其它村子是否还存在类似问题。第三,责任人是谁,如何处罚。一定要满足这三点,不然,给上级领导无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听后,头上的汗水汩汩而下。他转头看田大鹏。

    田大鹏刚要说话,梁宏达岂能给他机会,接着道:“苗书记,你这个方案中全是推脱之词,将自己的责任降到最低,如果按照你的方案解决此事,我告诉你,别说应对省市的检查,就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,省市的工作组马上就来,所以要趁着现在马上将问题解决了,不然,到时候别说你脱不了责任,就是我我和田书记,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点点头道:“梁县长,您说的有道理,那您看........”

    梁宏达转身对田大鹏道:“田书记,要不我们就在苗书记的办公室里研究一下如何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田大鹏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田大鹏虽然想偏向苗玲年,但是无奈这次的事件实太大,如果处理不好,别说苗玲年过不了这一关,就是自己也可能过不了这一关。

    梁宏达接着道:“各位常委,这次席家村小学倒塌的事情非常严重,省市工作组马上就要下来检查,所以我们必须在省市工作组到来之前将问题解决,我本想我们来到沟石乡后,乡政府肯定会给我们拿出一个给力的方案,无奈,苗书记将这件事根本没有当回事,写的方案狗屁不是,避重就轻,想蒙混过关,我告诉你,这是生生的事实,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,一定要实事求是,不然,肯定无法过关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没有想到梁宏达这么不给面子,在这么多人面前批评自己,他再次看向田大鹏。

    田大鹏道:“梁县长,现在不是批评苗书记的时候,而是要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梁宏达点点头道:“好,那咱们就先解决第一个问题,沟石乡席家村小学这次受伤的学生有多少,你们沟石乡政府是如何赔偿的?”

    苗玲年听后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:“梁乡长,关于席家村小学受伤的学生目前还在医院里住着,具体有多少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梁宏达没有想到作为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,小学倒塌了,孩子受伤了,他竟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苗玲年说出此话后,不但梁宏达生气,就连在座的其他常委也感到生气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,你让他过来汇报。”梁宏达再次怒道。

    苗玲年看见梁宏达发脾气,道:“梁县长,只有刘浩冰知道。”他眼珠一转,道:“梁县长,各位领导,当时这件事我让刘浩冰负责,所以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怎么样,只有刘浩冰知道。”

    梁宏达知道刘浩冰知道此事的经过,因为刘浩冰已经向他汇报过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给我去找刘浩冰!”梁宏达再次吼道。

    苗玲年听后为难的道:“梁县长,可是我不知道刘浩冰去哪里旅游了?”

    梁宏达听见苗玲年的话,眼睛里喷射着火焰,站了起来,走到苗玲年面前道:“苗书记,你是不是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,我告诉你,那么多的孩子受伤了,还死了一个孩子,这报纸上早有报道,如果上级要追查,你苗玲年脱不了干系,我不知道你长的是人脑子还是猪脑子,这个时候了,还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,竟然一问三不知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头上的汗水汩汩而下,听到此话,他朝着冯宁泰道:“去找一下秦乡长,学校是他分管的,让他来给梁县长和各位领导汇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秦涛正和各个党委委员站在外面,冯宁泰出来,走在秦涛面前,对他说:“刘县长让你回去汇报席家村小学倒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秦涛当时双腿一软,知道问题来了,他凭着自己老婆的皮肉换了这个副乡长,这些年,自己从来就不拿主意,苗玲年说什么就是什么,自从席家村小学出事后,全是刘浩冰在跑前跑后,自己这个分管副乡长就去了一次,这个时候要让自己去汇报,那不是让自己出洋相吗。

    冯宁泰看见秦涛的样子,道:“秦乡长,赶紧进去,梁县长脾气很大。”

    冯宁泰的话语让秦涛更加的紧张,他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,走不动。

    冯宁泰见状,只好将他扶起来,朝着苗玲年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秦涛进去,看见常委会班子成员都坐在苗玲年的办公室里,道:“各位领导,我是沟石乡的副乡长秦涛。”

    梁宏达看见了正主,道:“秦副乡长,听说席家村小学是你负责的,那你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秦涛听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,道:“梁县长,各位领导,席家村小学出事后,一直是刘浩冰乡长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那刘浩冰乡长还没有就任沟石乡乡长之前,学校这一块是不是你分管?”

    秦涛点了点头道:“刘乡长,是我分管,可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梁宏达恼怒的看着秦涛,吼道:“这就是沟石乡的领导班子?沟石乡的群众如此贫困,我看就是这些领导班子造成的,有这样的领导班子群众的生活怎么能提的上去,出了这么大的事,党委书记不知道,分管副乡长不了解,都要让我去问刘浩冰,但是你们可要知道,刘浩冰上任才几天,不足五天啊!

    苗书记,我今天给你们沟石乡的领导班子下一句评语,‘烂到家了,是人民的罪人!’”

    梁宏达的话让外面沟石乡班子成员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梁宏达接着道:“苗玲年同志,马上派人去找刘浩冰,找到刘浩冰后,让他马上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苗玲年听后赶紧点头答应,然后让冯宁泰去找人。

    梁宏达恼怒的站起来,走到田大鹏面前道:“田书记,没有想到事情经过了这么长时间,沟石乡政府的领导竟然还无动于衷,我看我们还是先去现场看一看,再去医院看一看,不然,省市领导下来问我们,我们也是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田大鹏觉得梁宏达说的有道理,就点头答应,紧接着县乡领导在田大鹏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着席家村小学进发。

    汽车的速度很快,很快就到了席家村小学,众人下车后,看着倒塌的学校和正在废墟旁边玩耍的孩子,脸色都显得比较凝重,作为安贫县的领导,从来没有想到安平县还有如此贫困的地方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