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九十九章 蠢兔老狗
    (看本章不要吃饭)

    烈日当空,兔女郎玉兰香汗淋漓,两只耳朵焉巴巴的垂落下来。老狗林枫脸色铁青,只是偶尔忍不住伸出了舌头开始喘气。

    “老狗哥哥,枫枫……”玉兰双手抓住林枫的胳膊,柔软的山峰在上面磨蹭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,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滚开,莫挨老子。”林枫一把推开了可怜巴巴的玉兰,加快脚步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林枫晕厥了好一会儿这才醒来,醒来后发现,自己的鼻子几乎失去知觉,更不要说什么嗅觉了,这让他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不得以,他放弃了使用嗅觉的方式追寻目标,而是通过探查鬼哭一路上留下的那些微弱的痕迹进行追踪。

    这无疑要费力许多,因为昨天夜里,除了鬼哭和大黑马之外还有三十多匹马,它们四散而逃,留下了凌乱的马蹄印给林枫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玉兰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林枫前面,拦住了他:“老狗哥哥,人家已经不臭了,你看,脚都被洗脱皮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了脚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个蠢兔子的脚挺美的,白嫩修长,却并不显柔弱,反而十分有劲,很健康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你凑那么近干嘛!!!

    林枫心中咆哮,一把拍开了这只蠢兔子那条几乎戳到他眼睛上的脚,冷着脸,恶狠狠的道:“滚。”

    蠢兔子站在原地,可怜巴巴的看着这条老狗快步从她身边走过,用力一跺脚,在地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,然后快步追了上去:“真的不臭了,不信你闻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闻不到。”说到这里,老狗悲从心来。早该想到了,和这个蠢兔子合作,他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蠢兔子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了,一根上古妖兽留下来的骨头,这让他怎么能拒绝。

    但现在,鼻子没了,没有鼻子,再美味的骨头也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老狗眼中含泪,深吸一口气,哧溜……

    他僵住了,一股咸咸的,浓稠的液体,涌进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他流起了鼻涕。

    不好,有些想吐。

    “老狗哥哥,你要怎样才能原谅人家嘛!”蠢兔子又贴了过来,很软,但是在这样的大太阳下。很热!

    “原谅你。”老狗怒从心头来,冷笑道:“你闻一下自己的脚,我就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闻就闻,我的脚可香了。”蠢兔子抱着脚闻了一口,然后……

    呕……

    “老狗哥哥,你原谅我了吗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苍白的蠢兔子,老狗叹了一口气:“你流鼻涕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蠢兔子花容失色,一不小心,哧溜……

    “哧溜,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大黑马发出来的声音,一人一马在一个宽阔的大厅里,默默的看着沸腾的大锅。

    “又流鼻血了。”鬼哭看着锅中的肉,脸无表情的问,可以看得出,他心情有点不好。

    大黑马点了点头,看着滴落在地上的血,有些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自从吃了那根千年人参须,他就火气上涌,过一段时间就要流一下鼻血,让它很是无语,却又无可奈何,这种情况,连鬼哭都不知道如何下刀,最后也只能依着它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是头妖怪,身体耐艹的很,鼻血而已,反正又流不死他。

    “大嘴,要不你帮它堵上。”鬼哭看向身边盘卧着的大嘴。

    大嘴连连摇头,即便它不爱干净,不爱洗澡,也没有嗅觉,但它也不愿意拿自己去堵大黑马的鼻孔,这实在是太恶心妖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鬼哭叹了一口气,看着自己日渐缩短的衣袖,取出一把飞刀割下一截,分成两团,塞到了大黑马的鼻孔中。

    大黑马满脸嫌弃,上面还有汗味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鬼哭拿起勺子在锅里搅了一下,大黑马欢快的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饭时,鬼哭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了一张翻倒在地的桌子。桌子后面,一个半大的小子咬着牙,浑身发抖,脸上又是恐惧又是仇恨。

    香味传了过来,这小子喉结开始蠕动,好饿。他用力的捂着肚子,忽然听到那边鬼哭自言自语:“唉,为什么你们总是要逼我杀人。”

    大厅的外面,一地的尸体,苍蝇环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,看着眼前的寨子,老狗觉得有些不对劲,问身边的蠢兔子:“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“???”老狗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来,蠢兔子抱着一根萝卜,啃得正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老狗咆哮。

    蠢兔子垂下的耳朵瞬间直了起来,满脸迷茫的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老狗问道。

    “吃饭呀!”蠢兔子乖巧的答道:“刚才吐了好多,肚子好饿,所以要填饱肚子,你要吃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蠢兔子把手伸进胸前的沟里,拔出了一根萝卜戳到了老狗脸上。

    老狗侧过头,避开了萝卜,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察觉到了危险吗?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问这只蠢兔子的萝卜是从哪里来的,但现在没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蠢兔子茫然的摇头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哧溜!”

    两妖对视,脸一红,同时不好意思的扭过了头,用力的揉了揉鼻子。

    走进了寨子,老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尸体,苍蝇,乌鸦,还有……妖怪。

    一只狼,老虎一般大小的狼,它放下了嘴上的尸体,看向了这两妖,狂暴的妖气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老狗人类的样子很英俊,但现在,英俊不起来了。他在发抖,脸色苍白,牙齿碰撞。

    还记得很久以前,它还有主人,主人为了救它,死在狼吻之下。从此,他就患上了恐狼症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他没有这个症状,也很明显打不过面前这头狼妖。

    现在,他在心中开始怨恨身边的蠢兔子呢,她明明说没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狼妖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吼声,声音低沉,老狗的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拂过面颊,一道白影瞬间到了那头狼妖面前。

    一条修长的腿,高高的举起,然后一脚,石破天惊!

    砰!!!

    “嗷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狼妖的鼻子飞出两条长长的红线,然后它捂着鼻子,连滚带爬的惨叫着跑了。

    风吹过,两条长长的耳朵微微飘荡。

    看着那只蠢兔子的背影,老狗忽然明白为何这只蠢兔子说没有危险了。对于她来说,的确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老狗用力捂住了头,为什么,为什么他会突然觉得这只蠢兔子这么的帅啊!!!

    她修长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下,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光晕。她回过头,脸上洋溢着自信而又灿烂的笑容,拍的颤颤巍巍的胸脯保证道:“放心吧,老狗哥哥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老狗忽然觉得他刚才的感觉都是幻觉,这只蠢兔子果然一点都不帅,他指了指蠢兔子的鼻子:“你流鼻涕了,而且被甩到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蠢兔子捂脸尖叫,然后……哧溜!

    老狗感觉上嘴唇中间有些湿润,本能的耸了耸鼻子,然后……哧溜!
为您推荐